渊筠·一生蹉跎

*ooc慎入

-
待到梦醒时分睁眼
铁甲寒意凛冽
夙愿只隔一箭
故乡近似天边*

-
韩渊没来由的一阵心慌。
独自一人镇守南疆已三年,还是会在这样的午夜感到彻骨的寒意——很孤单。
前阵子二师兄李筠代表扶摇山来“探望”他——实际上是因为小师兄程潜出门被大师兄逮到,来他这儿避难的。
正是明月高悬,深秋时节空气里都带着寒意。
他只着单衣,在房顶上落了脚。
他并不怕冷,时常这样蹲在房顶上看天,有时候身边还会放一坛酒。
就这样将自己放空了一会儿,忽然一阵令人牙酸的摩擦声传入双耳,他下意识的循着声音的来源往下望,正看见那二师兄不知什么时候进了他的院子,正搬来一个梯子,企图爬上屋顶。
他二师兄对机关阵法有些超乎常人的天赋,然而其他方面就十分……
叫他直接翻上来可以说是做梦了。
韩渊低低地笑了一下。
李筠听见他笑,登时瞪了他一眼:“笑个屁!”
又奋力攀着梯子上来了。
他走得战战兢兢,韩渊却只是看笑话,丝毫没有扶他一把的意思。
李筠坐到他身边,深舒了一口气,就这样陪他发呆,也不出声。
但韩渊却有些神游,是不是瞥他一眼,终是没忍住,问道:“李筠,你上来干嘛?”
李筠又是一瞪眼:“李筠也是你叫的?”
韩渊弯了弯眼睛,道:“二师兄——”
李筠无声地转过头。
“为什么跑到遥遥万里的南疆呢?”
他的声音很低,遥远又空灵。
李筠一怔,想道:“为什么呢?”
什么时候开始的呢?
那小师弟贼兮兮的眼睛还在脑海里——忽然就变成大人了。
岁月里沉淀的感情,他以为同自己对大师兄严争鸣和师弟程潜包括水坑,都是一样的。
然而当他看到严争鸣对程潜笑得暧昧又讨打,仿佛眼里只有这一个人的样子……忽然就明白了。
那小小的念头生根发芽,他死死地压抑着。
却不得解法。
又想起几个月前——还是在扶摇山的时候,他同大师兄喝酒,那人看着他的眼睛,道:“李筠,你在怕什么?”
那时候他想了很久,他想自己什么也不怕,就来了。
然而此刻,坐在心上人身边,他忽然就怕了。
怕对方惊愕地看着他,怕对方落荒而逃。
暗无天日的感情啊……

韩渊看着李筠愣神的模样,像又回到了曾经,几个师兄遥遥与他对峙的时候。
那时候他一个一个地看过去,独独在李筠这里停了片刻。
他忽然就福至心灵。
他道:“二师兄……我镇守在此,怕此生都要蹉跎了……”
“那师兄陪你一起。”
韩渊转过头,直直地望向那人眼中,窥见同自己一样厚重的心意——
有你相伴,又怎么算是蹉跎呢?

*歌词来自《盗将行》

评论(7)

热度(4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