渊筠·与你

-
后来韩渊仔细想过,究竟为何陷在名为“李筠”的牢笼里,一生都没能走出去。
记忆里那人的笑容带着春风的味道,一生都没能散去。

-
像大多数话本中俗套的剧情一样,最难忘的,还是初见。
那天李筠一身藏青色的袍子,拿着一把木剑,见到他的时候说了一句:“你就是韩渊?”
声音清越极了,像泉水击石一般,泠泠落在了他心里。
他平生头一次有些拘谨,点点头。
师父说,这是你二师兄,李筠。
李筠。
那时候他刚刚摆脱了小叫花子的身份,并不识字,也不如程潜好学,听见这话,下意识地想道:“云?是说二师兄像白云一样吗?”
那一刻李筠脸上没什么表情,倒真如天上云朵一般遥不可及。
后来才知道,他是根竹,狠狠地扎根在自己的年少时光里。

例行早课无聊得紧,大概只有程潜一人会认真听,他和二师兄在下面偷偷的谈天说地。
说着说着,二师兄不知怎么,忽的从袖子里摸出一个小瓷瓶,在他眼前晃悠,他的眼珠也跟着转了几转,二师兄低声道:“知道这是什么么?”
他好奇地接过瓷瓶,以为二师兄的东西是什么稀罕物,结果一打开,顿时被瓶子里传出的恶臭熏了个头重脚轻,他皱皱鼻子,只听二师兄道:“这是我做的金蛤神水。”
他捂着鼻子把“神水”还回去,问道:“干什么用的?”
对方却笑了。
淡色的嘴唇颇有些得意地上挑,伸出修长的手指随手从桌面上拿了张宣纸团成一团,滴了几滴神水,纸团眨眼之间就变成了一只癞蛤蟆。
韩渊惊奇地看向二师兄李筠。
还没等李筠得意忘形,师父就发现了他的恶行,叫他领着师弟们读经,捏着嗓子念了大半个时辰,搞得韩渊和程潜咬耳朵:“他再读下去,我就要尿出来了。”

-
“小师弟?想什么呢在这儿!”一脸苦大仇深的。后半句李筠没说,因为韩渊回过头来时满脸怨念。
“想你差点让我喂了耗子!”
韩渊回忆往事,正到他误入妖谷,差点成了“叫花人”,就听见李筠凑过来问的这句话。
李筠闻言摸摸鼻子,不出声了。
夜凉如水,风中都带着冷气。
韩渊这魔龙倒没什么,余光瞥见李筠缩缩肩膀,显然是冻着了。
于是他伸出手臂,把那人往怀里揽了揽。
李筠吸吸鼻子,小声道:“我错了嘛……那不是年少无知嘛……”
韩渊失笑。
看着心上人委屈的样子,心里早就软成了一摊水,却故意道:“那你怎么赔罪啊师兄?”
韩渊很少叫李筠师兄,大概是不想承认自己比李筠晚来人间好几年,唯有情到浓时,会一遍一遍在他耳边唤他师兄。
李筠颇有些诧异,随后坏笑着亲了韩渊一下。
“一生都赔给你好了。”

余下的人生,温柔给你,疏狂给你,所有的一切都给你。
直到魂归天地。

那人炽热的目光落在脸上,李筠感觉到他手臂蓦地收紧了。
韩渊道:“可不带反悔的!”
李筠又是一笑:“绝不。”

从此后,你的一切都归我,潇洒下的痛楚归我,促狭和暧昧归我,难以自抑的低吟归我,黯淡无光归我,光风霁月也归我。

他轻轻地笑了。



TBC.





*不知道能不能看出来15551
解释一下这里的韩渊已经和李筠谈恋爱了,但是是刚开始谈(´∩ω∩`)


评论(4)

热度(41)